陕西际傧律师事务所


位置 :  主页 > 际傧动态 > 际傧新闻 >
咨询:0917-3809941

关于某某公司诉某某公司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的法律分析

  【案情简介】

  某某公司(以下简称原告)与某某公司(以下简称被告)于2008年7月11日签署了关于承建某项目1#、2#楼工程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双方在合同中约定,工程按形象进度分阶段付款:工程完成负一层及地面三层时,原告方申报被告方审定,在完成后的5个工作日内支付完成工作量的80%;工程完成至八层时,原告方申报被告方审定,在完成后的5个工作日内支付完成工作量的80%。工程竣工验收后5日内付至工程总造价的80%;余款待工程结算后5日内留5%保修金一次付清。同时还约定,由原告垫资承建至工程完成负一层及地面三层时,即三层封顶时5日内,被告开始支付工程款项。

  合同签订后,原告即于2008年8月初在被告未支付任何工程款项的情况下,按约组织工程施工人员和施工设备进驻施工现场进行施工,按被告要求于2008年12月30日顺利完成了2#楼负一层及地面三层的工程量,即三层封顶。原告要求被告付款时,被告却以种种无理理由拒不支付。原告经多次交涉,被告方也相应的支付了原告方的一部分款项,约108万元,并退还了200万元保证金。但拒不支付剩余款项。

  【审 判】

  原告于2009年9月10日起诉到人民法院,请求判令:(一)解除原被告之间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二)被告立即向原告支付已完工程量的工程款600.4175万元及损失;(三)由被告承担本案的一切诉讼费用。双方在庭审前达成协议,法院也就双方协议内容制作了民事调解书。

  【评 析】

  本案属于简单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抛开社会政治因素和其他因素的影响外,双方对合同本身并没有多大的争议,只是因为合同专用条款中有些约定并不明确,或者只约定了期限却没有约定结果的承担等相关细节,使合同在实践操作中遇到了阻碍。针对在本案形成及处理过程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参考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联系工程单位建设的实际和可操作性,作如下分析和建议(限于笔者的实践经验,有些问题的讨论仅供参考)。

  一、相关单价、时间、费用的约定应予明确。

  意思自治原则,是指参加民事活动的当事人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享有完全的自由,按照自己的自由意思决定缔结合同关系,为自己设定权利或对他人承担义务,任何机关、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干涉。意思自治原则在现行法律上的根据,首先是《民法通则》第四条“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其次是《合同法》第四条“当事人依法享有自愿订立合同的权利,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干预”。再次,在民法通则与各民事基本法中,法律对于意思自治原则也从不同之角度进行规定,进而形成了民法的这一基本理念与原则。

  根据意思自治原则,在对民事法律关系的双方签订的合同进行解释时,遵循“有约定的从其约定,没有约定的从法定”的原则。可见,只要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法律就就应当保护当事人的自由意思的表示。

  《陕西省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2009版)由协议书、通用条款、专用条款和附件四部分组成,当事人双方可以在专用条款部分对双方的权利义务进行约定。对通用条款和相关法律法规没有规定的,实际存在价格差异的,或者费用的承担需要双方特别约定的此类事项应予明确约定。如专用条款第8.1(2)款对于水、电单价的约定。因为其存在预算价和市场价的差异,承包方应根据实际情况,选择其中最有利的一种明确约定;如专用条款第30款对于工程进度款的结算与支付的约定。实践中,大部分合同支付字眼模糊,时间约定具有可选择性,或者支付比例约定的标准不一,导致在工程进度款的支付过程中出现双方扯皮现象。正确做法是统一工程进度款支付的比例标准,做到前后一致,表示清楚(已完工程量价款、合同价款、决算价款,分清三者的差异);支付时间约定清晰明了,具有可操作性(切忌出现模糊字眼、选择性时间等问题);而且支付的比例要合理。

  二、对进度工程量的确认和进度工程款支付的约定。

  《建设工程价款结算暂行办法》第十三条第(二)款工程量计算:1、承包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的方法和时间,向发包人提交已完工程量的报告。发包人接到报告后14天内核实已完工程量,并在核实前1天通知承包人,承包人应提供条件并派人参加核实,承包人收到通知后不参加核实,以发包人核实的工程量作为工程价款支付的依据。发包人不按约定时间通知承包人,致使承包人未能参加核实,核实结果无效。 2、发包人收到承包人报告后14天内未核实完工程量,从第15天起,承包人报告的工程量即视为被确认,作为工程价款支付的依据,双方合同另有约定的,按合同执行。《建筑法》第十八条第二款发包单位应当按照合同的约定,及时拨付工程款项。《建筑工程施工发包与承包计价管理办法》第十五条建筑工程发承包双方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定期或者按照工程进度分段进行工程款结算。

  依据以上法律法规的规定,承包方应做好进度工程量的确认工作,以便为下一步进度工程款的支付打好基础。实践中,合同约定有关于进度工程量的确认,只仅仅约定“每月25日提交工程量报告”,没有对提交之后的确认与不予回复作更细致的约定,导致工程量迟迟不予确认,进而影响工程进度款的支付。在实际施工过程中,有的施工单位相关人员责任心不强,对提交的工程量报告没有要求监理工程师、甲方签字,造成对簿公堂后的取证困难,使实际发生的工程量无法得到有效的确认。

  为了避免此类现象的发生,在合同专用条款关于工程量提交时间的约定中,最简便的方法也是不会让发包方质疑的方法就是执行通用条款第29.1款和第29.2款。我本人认为:从上面的法律法规中,只能找到工程量确认的情形,但量的确定不一定就可以必然得出价款的确定。就如同去商场买电视机,我给老板说买三台,但只能说明我买了三台,我应该付多少钱还是无法确定。所以不仅要明确在每月25日提交进度工程量报告后多少日内予以确认,或者提出书面意见,否则视同认可。还应明确在认可后多少日内按承包方提交的工程量报告所确定的价款支付进度工程款,做到量与价的有效结合。

  三、对于工程竣工结算的约定。

  对于工程竣工结算的约定在司法实践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首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20条的立法用意是有效制约逾期不结算工程价款,鼓励双方对结算期限的法律后果作明确约定,以体现“过期视为认可”这样一种原则,这样可以达到制约某些发包人以拖延决算为手段拖延支付工程款的目的。其次,在实践中有的承包人在向发包人提交了结算书后,过了28天发包人没有答复,便以《司法解释》第20条的规定起诉,要求法院以提交的结算为依据支持自己的诉讼请求。再次,还是上一个问题中关于量与价结合的问题,只得出了量,而价款则未必就能确定。所以,仅仅片面的去理解《司法解释》第20条的规定是不正确的。《司法解释》第20条的立法用意是预防发包人迟迟拖延结算,为此提示双方去约定结算期限,并同时约定超过期限视为认可承包人提交的结算。这其中关键是“视为认可承包人提交的结算”的约定,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过期作废”的默示推定条款。如果合同没有约定过期作废的意思表示,仅仅约定了期限而没有约定逾期后的法律后果,自然视为没有《司法解释》第20条所要求的约定,也就不能适用这条规定。至于如何处理,在司法实践中,一般的处理是:如果双方对结算不能协商一致,则可以提交到造价鉴定单位进行鉴定,以鉴定结论作为判案依据。

  那么在合同约定中,怎么避免这个问题呢?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是执行通用条款第37.6款,也就是适用《司法解释》第20条的规定。可是适用的结果也只是对工程竣工结算量的确认,而价依然悬而未决。我本人还是倾向于对量认可后后果承担的约定,即在认可后多少日内按承包方提交的竣工结算报告所确定的价款支付工程价款,达到“合同有约定的从其约定”的目的,最大限度的减小争议发生的机会。

  以上只是我在参与本案过程中发现的施工单位最应该注意的问题中的一小部分,其他还有工期顺延、不可抗力和违约责任等问题的约定,通用条款中有明确的规定,不知道如何去约定时,可以约定执行通用条款的内容。

  陕西际傧律师事务所

  张文涛律师

最新动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