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际傧律师事务所


位置 :  主页 > 际傧案例 >
咨询:0917-3809941

托管中心的赔偿义务

  一、基本案情

  A系无民事行为能力人,B系某培训学校并开展托管业务。2010年9月1日,A的法定代理人与B达成了口头托管协议,约定周内由B对A进行午托(B负责A周内中午放学、下午上学的接送及午餐、午休),A的法定代理人按约支付了托管费。B开具收条并盖有某培训学校的印章。2010年9月一中午,A从该培训学校2楼窗户摔下致残。

  二、本案涉及的几个法律问题

  1、托管中心与培训学校赔偿义务区别

  培训学校系教育机构,承担的是违反教育、管理义务的侵权赔偿责任。托管中心非教育机构领取的是工商营业执照,所以其承担的违约责任。

  2、本案的责任主体如何确定问题

  A在B开办的托管中心受的伤害,但该托管中心没有办理工商营业执照。B收取托管费用后给A出具的收据中盖的是B某培训学校的印章。所以,应以B为被告承担侵权责任?还是应以托管中心的实际负责人为被告承担违约责任?

  三、本代理人的代理思路、技巧及案件分析

  1、选择教育机构的侵权责任

  作为A的代理人确实无法举证证实托管中心没有办理工商营业执照,更无法证实B与托管中心的实质关系,所以只能按照印章起诉培训学校的侵权责任。

  2、想法证实B违反教育、管理义务的侵权责任。

  本案的难点是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实A在学校受的伤,而且B举证A自己从窗户跳下去受伤。作为代理人,费尽周折,从医院调取120记录证实确实将A从B处送到医院,A与B谈话录音等确定受伤害的事实。证据采集完毕后本代理人认为B应承担违反教育、管理义务的赔偿责任,理由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八条明确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的,应当承担责任,但能够证明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不承担责任。”可见本条归责原则为过错推定,即只要本案被告不能够证明尽到教育、管理职责就应承担全部责任。这系《侵权责任法》对未成年人校园侵权案件立法精神的突破。《民通意见》160条规定的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校园伤害案件学校承担的是过错责任;《人损解释》第7条规定的是未成年人的教育机构伤害案件教育机构承担的是过错责任;而《侵权责任法》第38条规定的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教育机构伤害案件教育机构承担的是过错推定责任,同时第39条亦明确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过错责任。结合本案来看,被告存在明显过错。

  首先:没有基本的安全措施。被告认可推拉式的窗户未加防护栏,而小孩休息的架子床紧挨着窗户,只要窗户打开就存在安全隐患。

  其次:托管人员人数有限。被告承认托管的24个孩子仅有一个托管员,难以保障所有小孩的安全。

  再次:安全教育不到位。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对跳窗的后果无法预知,所以托管中心应加强安全教育。

  综上原告即使自己跳楼摔伤,被告也存在主观过错,应该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四、法院审理程序及最终结果。

  本案一审法院采信了本代理人的全部观点,判决B承担80%的责任。B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维持原判。B申请再审被裁定驳回。本案以A胜诉结案,当事人对案件结果非常满意。

最新动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