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际傧律师事务所


位置 :  主页 > 际傧案例 >
咨询:0917-3809941

际傧律所对段某某交通肇事案提供法律援助

  【案情简介】

  2016年4月11日15时28分许,李某某驾驶鄂F2D600号重型特殊结构货车沿美伦小区路由南向北行驶至宝光路与美伦小区路十字路口向东右转时,与同向右侧由南向北行驶的甘某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发生刮擦,至电动自行车倒地,李某某驾驶鄂F2D600号重型特殊结构货车右前轮将甘某碾压,事故发生后,将甘某送至宝鸡市解放军537医院抢救,后因创伤性失血休克抢救无效死亡。本次事故,经宝鸡市交警支队渭滨大队认定,机动车一方应负事故的全部责任,甘某无责任。

  该事故的发生,对甘某的母亲段某某造成了非常巨大的打击,段某某的身体一直不好,没有劳动力,也没有生活来源,一直依靠两个女儿的抚养和照料,事故发生后,段某某不知该如何处理此事,无奈之下,段某某向宝鸡市渭滨区法律援助中心请求援助维权。宝鸡市渭滨区法律援助中心详细了解了段某某女儿甘某事故的经过及目前困难,审查了家庭低保证,当即批准段某某的法律援助申请,指派陕西际傧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袁文革与实习律师张文涛为其提供法律援助代理此案。

  张律师(实习)接受指派承办此案后,首先耐心听取了段某某对案件整个过程的陈述,查阅了段某某提供的交通事故认定书、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居民户口本、案件相关资料等部分证据材料,根据现有证据对案件进行了梳理,为案件制订了明确的办案思路:第一,了解到段某某的丈夫于2012年过世,段某某自此从性格外向、脾气好、与人相处融洽变得少言寡语,被诊断为轻度抑郁症,后在家人的陪伴及医院的治疗下得以有所好转,但丧失了劳动力,没有其他生活来源,一直同两个女儿共同生活,由两个女儿照顾扶养。但本次甘某的事故,对段某某的打击是灾难性的,自事故发生之后,段某某变得不爱说话、记忆力下降、丢三落四、认路能力下降、会独自一人落泪哭泣、脾气变得极差。张律师(实习)首先安抚段某某的情绪,使其情绪稳定,为其明理析法,将其思维纳入理性,使其自愿配合依法维权。第二,初步确定本案赔偿范围,计算甘某交通事故的赔偿清单,在听取段某某的赔偿意向后,向段某某阐明各项赔偿清单的计算依据及标准,起草了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并且分别于2016年11月1日及2016年11月23日约段某某做了谈话,向其告知了诉讼相关权利义务及案件办理的流程等相关情况。第三,立即搜集整理相关赔偿项目的证据材料,联系肇事方,了解赔偿事宜进度、积极协商本案相关事宜。

  2016年10月8日,张律师(实习)为段某某代拟诉状将肇事车辆驾驶鄂F2D600号重型特殊结构货车的驾驶员李某某、实际经营人蔡某某、车辆所有人枣阳市骐顺达骑车服务有限公司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襄阳市襄州区支公司诉至法院,要求李某某、蔡某某、枣阳市骐顺达骑车服务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赔偿段某某各项损失人民币825340.98元,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襄阳市襄州区支公司在保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案件进入诉讼程序,并安排于2016年11月24日进行开庭审理。

  在张律师(实习)的耐心引导和进一步推进之下,了解到一重大事实,本案肇事方于2016年4月底,与段某某的大女儿甘某(以下简称“甘某2”)达成了《赔偿协议》,由本案肇事车辆鄂F2D600号重型特殊结构货车的实际经营人蔡某某向甘某2支付赔偿款及其他合计500000元(伍拾万元)。履行方式为:向甘某2的长安银行卡中转账人民币474000元,向交警支队支付现金人民币26000元。但据段某某陈述,其因本案事故发生后便一病不起,入院治疗,故甘某2并未告知其上述协商赔偿事宜,段某某也对上述协议不知情。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张律师(实习)立即联系段某某及甘某2,就案件进展及相关法律后果向她们释明,并且就诉讼策略的变化与二人进行了沟通,取得了她们的同意。张律师(实习)考虑到因为段某某的身体及精神情况在本案事故发生后,均变得大不如前,尤其是其精神状态非常不好。且存在甘某2 与被告一方已在交警支队的协调下达成了事故赔偿协议,诉讼的法律风险变得异常大。因此,在为当事人考虑及取得段某某、甘某2的同意的情况下,张律师(实习)积极与法院联系,并在法院协调下,与肇事司机于2016年12月5日达成了额外补偿协议,由肇事司机李某某向段某某、甘某2支付额外赔偿费用3万元,由段某某、甘某2向李某某出具谅解书。

  2016年11月24日开庭当日,本案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襄阳市襄州区支公司代理人对段某某的精神状况能否委托代理人进行诉讼产生怀疑,并依法向渭滨区人民法院申请了对段某某精神状况的鉴定,后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陕西宝鸡法医精神病鉴定所对段某某的精神状态、有无民事行为能力及有无劳动能力进行了鉴定,鉴定结果为:精神分裂,偏执型【F20.0】,目前为发病期。无民事行为能力,伤残四级,劳动能力丧失率为70%。有鉴于此,张律师(实习)积极与法院沟通,并与甘某2协商案件相关情况,经征得甘某2同意后,张律师(实习)代为起草刑事附带民事撤诉申请书,由甘某2于2017年5月23日向宝鸡市渭滨区人民法院提交,宝鸡市渭滨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5月31日裁定准许了上述撤诉申请。

  【案情点评】

  本案是一起交通肇事刑事附带民事的案件。鄂F2D600号重型特殊结构货车的驾驶员李某某违反道路交通安全管理法规,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甘某死亡,且负事故全部责任,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第一款 “ 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第三十五条“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司法解释》第三条“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被告李某某、蔡某某、枣阳市骐顺达骑车服务有限公司作为肇事司机、肇事车辆实际经营人及车辆所有人,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而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襄阳市襄州区支公司作为本案肇事车辆交强险、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的保险人,依法应当在相应的保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但由于本案原告段某某系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故本案向宝鸡市渭滨区人民法院提出撤诉申请。

  该案是典型的交通肇事刑事附带民事案件,不管是肇事司机还是甘某的母亲段某某,没有任何一方愿意发生此次事故。教训是惨痛的,给我们带来的是遵守交通规则应警钟长鸣的警示。

最新动态
相关推荐